通天启示录:说透本世代的社会阶位 及其生存逻辑
侧边栏壁纸
  • 累计撰写 33 篇文章
  • 累计收到 1 条评论

通天启示录:说透本世代的社会阶位 及其生存逻辑

lock丶凌轩
2021-08-03 / 0 评论 / 2,432 阅读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温馨提示: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1年08月03日,已超过85天没有更新,若内容或图片失效,请留言反馈。

这是一篇什么文章?

收费60元,有近3000人付费。

标题: 通天启示录:说透本世代的社会阶位 及其生存逻辑 (万字深度)。
 
F46A3B48-A367-4B50-BF38-E0AFCE6FF6FE.jpeg


引言:
在去年灏泽写完《十阶众生相》后,一时间引起了无数人的讨论与传阅,人们第一次意识到 原来这个世界的层次差异并不仅仅体现在纯粹的财富上, 其背后那些平日难以接触到的智识与对于潜规则的掌握,才是拉开人与人之间差距的关键。

后来,由于《十阶众生相》的影响过大 灏泽不得已将其删除,并藏于知识星球中,如今时隔一年,想来也是时候提笔重新写写这个时代下,各个段位的人们,其中该写的多写写 不该写的也进行必要的调整。

只不过,这一次灏泽希望用更细腻也更凌厉的笔触,重新梳理一遍从C-1到C-7级的人生风光以及需要注意的各项细节。

等你阅读完了 也自然会发现,原来有那么多的认知,不经这么一两句话的提点,你这辈子都领悟不到。

比如今天绝大多数的中产,为何总感觉自己拼命努力到了极点,却始终做不到让自己财富自由?

不是不够努力 也不是不够拼命,纯粹是没有让自己成为时代红利的参与者,只是木讷的站在一边作为旁观者。

怎么成为参与者? 角色、角度、方式、智识跟上自己的位置进步就可以了, 可惜大多数人做不到,因为他们难以知晓更高阶段的天地是如何运作的。
而这篇《通天启示录》,就是教会你一步步走上去的人


年收入在5-30万之间,普遍都在非管理类的小职能型岗位上任职。
文员 职工 小白领 小蓝领 总之就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他们之中有些可能打扮的光鲜亮丽、时髦潮流,也有一些看似有着非常不错的逻辑与思考能力,但这一切都是无甚价值的小附加值,其本质还是普罗大众。

换言之,他们也是你举目所见中最最最常规的群体。

并没有一个特定词汇能够形容他们,因为单纯、木讷、憨厚、懦弱、贪婪, 这些词语都可以完美的应验在他们身上。

他们对事物和人生的理解是如此单纯,所以永远做不好任何一项人生重大决策;
他们对机遇和资源的把握是如此木讷,所以除去撞大运否则几乎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
他们的性情憨厚又懦弱,所以除非被欺负到了极点,极少会挺身而出捍卫自己的利益;
他们却也很贪婪,因此每个时段的种种大小新镰刀都能刮走他们的血汗。

普罗大众的致命不足是什么?并非很多人指责的“懒”,而是那根植于他们内心的“惰”,惰性就是哪怕身体再累,也不会想方设法改变处境,只知道逆来顺受 顺其自然。

所以你这辈子见不到任何一个挖空心思想要在事业上做出成就的普罗大众,他们大多都是做着随波逐流的人生抉择,随后委曲求全的生活一辈子。

不满?也只是嘴上说说,极少会真的付出行动。

至于那些能够改变人生的智识,他们更是不会花精力去学习,对他们来说股市不过是另一种赌场,房产无非是储蓄和居住的代名词,从未有过对这两件事儿的深刻钻研。

那些需要耐心静握数月甚至以年为计的潜力股,和需要前期辛苦筹款十年后能年年回报可观收入的房产,自然也都和他们无缘。

另外,不要被他们的欲念所蒙蔽,普罗大众也是非常善于做白日梦的一个群体,总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蜕变不凡,能手拥万贯 能号令千军, 可实际上他们连最起码的人际关系都不太愿意花财力和精力去开拓维护, 基本上稍稍有了点付出,就急吼吼的把寻求回报放在脸上。

这就是普罗大众,因为自己的能力所限,只能始终担任这个世界运营的最基本组成本分的那批人。

今天这个时代可谓是普罗大众最幸福的时代了, 因为他们中的不少都受益于父母那一辈的辛苦积蓄,多少有个一套到两套的房产物业,或在三四线城市有了退守基础 或运气好点在一二线城市有了安居根本。

当然也有一些比较倒霉的,往往是父母那一辈就奠定了家中“吃光用光 身体健康”的文化基调,所以在今天2021年家中都毫无家业可言,可谓是一穷二白。

而他们的命运说起来也很简单,那就是运气好一点的话,无病无灾的度过这一生 随后聪明一点的能在交好运的时候多供一套房为下一代做铺垫,运气不好的话永远就是在生存温饱线上晃荡起伏,指望下一代能扬眉吐气。

普罗大众也非常热衷于对他人抱有期待,比如对子女的学习有很大的要求,比如对配偶的前途有很大的要求, 殊不知 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 劣质家学不肯能孕育出资本玩家 顶多出个精英中产 除非有奇遇,平庸婚配的另一半也往往自带优劣参半的个性,很难出人头地。

更要命的是,这个C-1的家庭内耗普遍特别严重,相当一部分都经历过被感情冲昏头脑 再后悔不迭最终大吵大闹的内耗式婚姻,再不济也是配偶不给力 累赘属性大于互助属性。

外加各种亲子家人之间不时爆发的冲突也在消耗大量宝贵的精气神,所以他们真的很难聚精会神的去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就是从C - 1 ,这就是普罗大众。

对于这个阶段的人,任何建议都是虚的,唯有一条建议最实在:“别养惰性”。

内心千万不要抱有这几年再侯一侯,机会总会等到自己手里的心态,必须给自己设立非常明确的目标,比如更高一级的职位 比如朋友那不用投钱 出精力出体力就能参与的小生意,只要有可能 就踏实花时间去思考该怎么得到。

不要指望一次就成功 也别在意自己姿势难看 更不要因为失败了就气馁,C-1说白了就是社会的最底层,只要不背债别卖房 那输到天边也输不出什么大亏损。

可是每一段血汗历练都是对自己一次弥足珍贵的锤炼机会,从逃避与不屑到承认自己在某方面是蠢货傻叉,你会变得越来越强, 至少比真正的蠢货们要强上许多,此时C-2就近在你眼前了。

这批人的年收入从30-50万之间,工作事业并不算出挑,但由于原生家庭不错的财富与人脉基础都因此能混得一段比较滋润的人生。

或许他们自己并不觉得,但事实上之中的大多数都得益于自己有着一对比较勤勉刻苦的C-1父母做基础才能爬到这里, 这里的基础看上去很平平可能仅仅是一个稳定且衣食无忧的家庭,可也已经足够珍贵了。

从比例上而言,C-2已经是事实上总人口中的3%甚至更少了,尽管他们绝对数量很多,但绝对不是主流,这也是大多数C-1能够触及的体面人生。

人在社会上混的圈子之所以很重要,就是因为当有些人觉得年入30-50万已经很体面的时候,其实在更高一阶的眼里这真的只能算是不值一提的零用钱。

偏偏前者会因此志得意满 故步自封,殊不知天外天还有重重叠叠。

就说这30-50万年收入的基层中产吧,他们多半是在一家企业里担任着一个不咸不淡的非机要管理岗位 又或者在一个热门产业里担任着996打工人,这就决定了他们依然还是停留在一个以血汗体力换取报酬的阶段。

这句话翻译一下就是,没有除了自己一膀子力气以外的资产, 生意、投资、资本、人脉一概没有。

因此为什么灏泽会在之前表示C-1完全能够争取一下C-2这个段位?就是因为C-1只要够拼运气够好,就能够混进这个段位,而且并不难。

说回来,年薪15万和年薪45万没有本质的区别,除了提高一点生活的消费质量外,也都是不具备能力在任何一座一线城市赚下一套略有品质物业的。

无物业就没有根,没有根则所有开支都是过眼云烟毫无沉淀。

多少年收入三四十万的青年在拼到35岁后只能无奈退到二三线城市?

可偏偏C-2还会含有一种C-1没有的臭毛病,那就是莫名的自信和自负, 因为自己有了碾压这个世界97%的人的能力了,所以便志得意满 殊不知这是标准的井底之蛙性格, 你赢过那97%毫无意义啊,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托儿所,他们本来就不是正儿八经在奋斗的群体, 赢了又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从C-2段位开始,要想往上升,就格外考验人的悟性了, 也只有悟性才能够扶持你从C-1一路爬升到C-4这个段位。

可惜,多数C-2群体的悟性极限就是管好自己的小小小部门以及处理好与直属上司的关系,并不具备合纵连横的能耐与本领, 同时也不拥有把各项手头资源进行运作的能力, 至于人脉更是不用说了, 今天绝大多数志得意满的C-2 一旦生病了 有麻烦了 要为孩子谋出路了, 都只有“公事公办”一条路可以走, 没有任何可以借用的资源与捷径好谈。

这就决定了其看上去多赚的那点钱,都是注定要在四十岁前后全部都连本带利的消费出去。

这才是他们看似赚的多,实际根本积累不下家底的根本原因。

C-2群体也很可怜, 那就是他们大多想不明白一个问题,自己明明赚的不少了,为什么还是没办法靠自己在一座一线城市站稳脚跟?

答案不复杂:因为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优秀和强大。

刨开他们一切精巧的外表与着装,他们的存在也无非是一家公司工资名单里靠的比较前面的一批而已, 看到了没有 是工资单的前排,那自然不要指望自己能够和那些依靠资本运营谋财的人进行竞争。

因为随便一套一线城市的区区两百万的房,一支成长性还算不错的股,都能轻松创造他们一年含辛茹苦打拼出来的收入,这就是人力极限与资本运营的差距。

当然有很多人看到这里会觉得,投资也有风险啊也可能亏啊,这说的完全没错,可难道人力没有折损吗?难道高收入工薪能保持一辈子吗?风险这玩意不是你不投资就没有了,任何选择的背后风险都是客观存在的,不做投资本身也是一种选择,也有风险,而有的风险是必须承担的。

在C-2群体里,谁有悟性能够激发对资本 人脉 资源的觉醒,谁就有攀爬到C-3的资格。

另外,C-2价格也是被镰刀频频收割的目标,而且消费主义的最大目标就是这个群体。

因为这个群体由于普遍能力和认知糟糕却又急着发财,所以是非常热衷于在各种陷阱里踩雷的, 又因为这个群体同时也最在乎虚有其表的清水面子,所以在消费上特别需要奢侈品给自己添彩。

说的难听一点,大多数C-2不过是比C-1更会被消费主义收割的待宰羔羊罢了,依然还是骨子里的弱者,根本上还没有觉醒对自有资产的追逐。

“有的人越富有手上的筹码越多,有的人越富有被镰刀收割的目标越大。”

这句话读懂了,你就能够从C-2的段位很快挣脱出去,C-2级别的人一定要自己找个机会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一直以来的财富观, 最好是找个周末空余时间好好把自己过去三年的消费开支全部罗列一下, 罗列清楚后 灏泽保证你绝对看得你自己 触目惊心

你务必要明白人力是有穷尽的 但财势是无穷的, 越是社会地位往上走,你所拥有的财富意义就越大, 甚至大过你自己本身。
就像于清北复交毕业的所谓高材生,除去其中一部分,否则绝大多数都是无法创造出超越一套一线城市房产的价值的。

C-2的阶段的任务只有一个,把自己清晰的定位为一个资本领域、股票市场、房产交易的小学生,还得是一年级的那种, 各个板块都去摸索 各个流程都去了解。

说真的,我从来没有见过能对一座城市的地区价格了如指掌的C-2 也从来没有见过能拥有自己小小投资逻辑的C-2。

绝大多数的C-2都是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一问他资产与资本话题,立马哑炮的存在。

50-500万,50万是一条非常诡异的收入线,能拿到这个收入水平的人实际和年收入500万的人并不存在什么能力上的屏障,所以灏泽总是鼓励这个段位的缘主无论如何都要保持好自己的身位。

因为只要在这个圈子里,哪怕你手上没有半毛钱,只要有一个稍稍合适的机会被你踩中,重回巅峰不能保证 但从一贫如洗回归C-3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要知道,中产与否不是以你的收入来衡量,而是以你的所拥有资产规模来衡量的,其中能力也是极为强大且保质的优质资产之一。

标准中产绝大多数都已经摆脱了纯粹的血汗劳动,勤劳已经不再是这个层面的褒义词,反倒是远见的睿智 眼光等词语才是此处的闪光点。

一般来说,一个家庭出一个这样的成员,就足够寻常家庭的父母趾高气扬鼻孔朝天了,属于没事就能放在亲戚群里炫耀的杰出人物。

但C-3作为人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别人家的老公老婆,却依然还是这个社会上的弱者,这里的弱说来难堪,其弱处在于C-3群体终究不可能是一个利益团体的主事人,也终究是靠别人给机会赏饭吃的角色。

说说C-3的段位画像吧:
小企业主、小投资者、拥有一门强专业性的工匠、非领导级别的高阶医律程工、中小型私营业一二把手等等。

他们就像一场戏的二三号配角,有时候能起到点睛之笔的作用,但更多时候也无非是相比龙套更重要罢了,有他们很好 能锦上添花,没他们也不至于会推进不下去。

这一点C-3自己也很清楚,这也是为什么C-3群体普遍情商要比前面两个段位高出不少,就是因为知道如何摆正自己的角色位置了。

从财富的角度来说,C-3也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群人,他们往往还真能做出一些非常不错的投资收益。

这是基于两点而成功的,其中之一是他们毕竟处在了一个开始和资本有点交集的层面,能够识别那些只对财富小学生起效果的低级镰刀,不太会犯太低级的人生决策错误。

另一方面是他们顶头的那些正经资本玩家和商人也足以给他们一些提点与分享,抄抄作业也总能收益颇丰, 有许多C-3都是靠抄作业做到在财富上能看齐C-4的。

所以你看,圈子的重要性就是这么大,上面手指缝里掉点碎屑就足够下面段位的人吃点膘肥体壮。

可惜,再优秀的跟班也终究是跟班,C-3的社会资源依然匮乏的可怜 近乎于没有,一切的一切还是要靠钱来搞定,还轮不到别人卖他们面子来为其提供便利。

从这里开始,小确幸的奢侈不在话下,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层级的男人也是大众女性眼中最最最顶级的金龟婿优质男了,因为再往上走就完全失去了判断能力。

而这个层级的女人则不然,能靠自己爬到这个层面的姑娘其实是能够凭借婚姻嫁入C-5甚至C-6级别家庭的,真正做到麻雀变成金凤凰,家族历史从此改变 自此登堂入室。

这便是另一种层面上的男女不平等,要知道一个女人在没有原生家庭和后天奇遇的加持下能混到C-3级别,那就表示她的悟性一定是超绝的,绝对是稍加引导就能够为C-5家庭提供巨量的婚姻价值。

一般有一个比较成功的男人稍微提点一下,C-3女摇身一变混进C-4没啥悬念可言。

至于大多数自诩优秀的恨嫁女 真的细分一下段位都是C-2至多C-2.5,她们之所以会误判自己价值就是因为被自己的年轻与容貌所误导了, 殊不知这两样东西是非常不值钱的加分项, 什么叫徒有其表?就是嬉骂怀有这种三观的人。

C-3级别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虽然自己已经有了起码的财富和社会地位,可依然还是要明白自己严重缺乏社会资源这一客观事实, 当然若你觉得C-3级就足够满足你的人生需求,那灏泽无话可说。

如若不然,那必须要学会进行各项人脉的整合与经营了, 因为只有这样操作你才能在各个有潜力的圈子找到机会去攀附和押注。

如今世面上有一种非常荒谬的论调,那就是人脉无用论, 这句话对错都有其背景,C-1和C-2这种级别的的确是人脉无用,因为他们压根接触不到什么善茬良缘。

可自从C-3便不同了 大家都是在认真想着做点事的,且都有牌可以出,这里灏泽没有办法硬性的指导你去做些什么,唯一只有一句肺腑告诫你:
做好自己的主业,管好自己的财业,尽可能多的在人际与投资上开枝散叶。

若C-3是别人家的孩子和老公老婆,那么C-4就是祖上坟头冒青烟的家族之光了,如果出自乡镇那绝对是这个地区人人提及的大人物,如果出生城市那也是周边人争相攀附依赖的对象。

是属于年轻人会幻想自己所能够达到的一个段位。

同时,这还是一个缺乏强大家业和政治资本的普通家庭,所能孕育出的绝对天花板,是必须自己天赋卓越且还要搭配好命格还要配好时代的综合结果。

为啥越往上走人越相信命?就是因为从这里开始你会意识到自己的努力与判断顶多只能维持不犯大错误,至于能不能往上走,所需要的每一样必要条件都必须看老天爷的脸色, 有可能老天赏脸连开三把赢,也可能因为某个必要机遇的缺失 一辈子就卡死在这儿了。

C-4的人不会像小说里一样拥有出来就魄力逼人的气场,这都是写给DS的意淫玩意。

他们貌不惊人 其貌不扬,外表上除了富贵人家的淡然洒脱外,毫无称道之处,他们最重要的能力藏在心中,其内心开始具备了其他人所没有的统筹能力。

什么叫统筹?

就是知道一件事儿的人选该怎么挑,流程该怎么推进,关节该怎么攻破摆平,哪些神神佛佛需要拜,这是C-4以下段位的人都没有的,他们都只能胜任某个特定岗位的小工作罢了。

拿一艘轮船来举例的话,C-3就是其中某个特定岗位上经验丰富的老水手,在船长睡着的时候也能暂时把持住整艘船的日常运作航行,甚至可能还有着一些连船长都不清楚的独门诀窍。

但能够维持日常航行和能够制定能带来丰厚收益的航线,是两件事儿,所以从C-4开始 正儿八经的狠角色开始出现了。

C-4级别的人,严格来说就是很多人眼里具备生杀大权的大人物,比如一家三甲医院的院长 一家大律所的主任 一家非上市却规模较大企业的老板 还有各地方的大吏 注意是吏。

这边同时还要普及一个概念,很多人看到这里会误以为灏泽特意避开了进公门的兄弟姐妹,并非如此,公门人士的特殊处在于他们是跳级晋升的,有能耐的公门人都是直接从C-1到C-4的,再往上走就是从C-4跳到C-6。

那么比如C-4就是标准的大吏 在地方已经是具备非常强的能量辐射的存在,是在很多事儿上都能做到合理的合法的人性化处理的。

这点没什么好避嫌的,因为在这个位置上拥有能量辐射本就非常必要的基本能力,大吏的工作从来就不是那些按部就班的活儿,是没有所谓流程化,而是充满变动变通变化的,自然要有灵活的手腕才能胜任,这多的不聊 咱点到为止。

为了便于开展分析,咱就继续拿商界及其他领域的人做例子来举例,

如果说普罗大众的财富观是这个人很有钱 收入很高 很能赚钱且财富一定有个具体数字的话,那他们的认知必然不足以理解C-4级别的财富构成。

之前在十阶众生相里举例了一些拥有半个小区的富家翁,也举例了一些拥有大量跨界资本的投资者,这些人就都是C-4级别,这里不妨再举个例子吧。

在北上深这三座城市,有相当一批人的职责就是灏泽之前所说的进行各种利益构架搭建与分配的存在,这批人绝对不是小本生意那样守着一家店 并以此为所有的角色。

他伺候的大哥在参与某独角兽或者大型金融互联网企业时,可能给了他点股份做分红,他协调促成的某会所,可能留了点干股给他,甚至他因为非常接近或者干脆就是某个利益构架的参与者而拥有了直接的信息源,所以其身价随时都可能是以亿计浮动的。

因此身价这东西在这个段位是非常没有参考性的,一个后台硬的C-4可能只有亿把出头的身价,却有着极强的社会影响力,一个后台会经营的C-4可能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有数以乃至十位数的身家。

如果一个C-4级别在财富上不需要避嫌的话,那么标准的实力展现应该是在一线城市有起码十套上下的体面物业,另外还有一两份 甚至两三份非常拿得出手的产业可以随时放在台面上谈。

大多数人看到不敢看想都不敢想的一线城市的各顶级楼盘和各顶级消费主体就是由这批人构成的。

更重要的是,C-4级别也是开始可以稍稍借用各类资源和捷径的存在,这里不点破,反正你这辈子是见不到这个层面的人有什么日常琐事基本没啥问题,比如家里的教育 医疗 就业等等,投胎在一个C-4家庭或者能成为C-4家庭的一员,足以满足常人眼中对锦衣玉食的所有期待。

这里我们先说说一个寒门天才所能抵达的极限门槛吧,依照灏泽的经验来说,寒门天才在今天这个时代要想单枪匹马混到C-4 真的是只能靠做梦才行,因为除非有特异功能或者小说主角一般的奇遇,否则你绝不可能用这短短的四十年走完人家三代人完成的积累,不要妄想和奢望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可惜常人非常容易犯的一个认知误区就是坚信这个世界的出头之路靠的是能力,且能力至上 能力唯一。

不是的,如果说勤奋是一种低阶的优秀品质 那能力则是中段位的基本功,再往上走家世和传承就很有必要了。

你再有能力,你也会最终意识到 要别人认可你的能力 启用你 并与你合作都是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去考验磨合的, 更不用说你在有能力之余 还可能完全不知道上一层的游戏规则是什么,这个过程中如果没有人给你提点,你很容易触雷犯错,然后又是起码几年的重新耕耘 甚至于一辈子就被踢出圈子。

以前有一句话很多人嗤之以鼻那就是“三代才能出贵族”,这句话是没错的,很多家庭也都是这样一路摸爬滚打总结出来的, 真就是爷爷爸爸都很优秀 且很坚韧,并且是在这些的基础上给第三代摸索出了一套成熟的家学以及铺垫好了足够的资源,然后第三代才能冲一下更高阶。

什么叫高阶?C-5的入门精英就是起点。

从这里开始,命运与成就就完全没有聊及的必要了,因为能在这个段位本身就是成就,且命运是大概率不在自己手中掌控的。

在非一线地区或部分行业拥有强大影响力之存在。
财富在这里开始变得毫无意义,物质在这里变得越来越缥缈虚无。

这里且重温一段灏泽曾经提及过的一次婚姻咨询吧,来咨询者是一位C-4家庭出生的姑娘,从物质水平来说,这个姑娘随便亮下自己的奢侈收藏,都能够在任一社交媒体引起一众艳羡。

你能想到的她都有 她想要的没有得不到, 当然这都是建立在财富所能换来的基础之上。
确实钱是个好东西,也是一种最便捷的交易媒介物,可这并不代表它就能购买到天底下的一切,比如“安排”。

而这次的婚姻,就是一场C-4和C-5级别的联姻,是一场财富高攀安排的联合。

让C-4姑娘都难以想象的是,父辈花心力配比的C-5级家庭小伙也是一表人才 但是那一表人才之余似乎并没有那种极致物欲宠溺而出的公子气质,反倒是充满了浓浓的决策者的气息。

什么叫决策者?就是天然觉得未来的事儿要他来决定拍板,那种说一不二 且深谋远虑的角色。

两者从确认关系并在朝着成婚之路行进的过程中,C-4姑娘就觉得自己的父亲腰杆子一下子硬了很多,气质里有了那种富裕所不能提供的自信和笃定,她也开始明白 这段姻缘带给她家的,已经是她不能掌控的了。

C-4家庭的父母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所以人在富裕后自然也会求贵,那种正儿八经提起来别人就感觉“嗯!这是世家”的那种贵,他们也想让自己的女儿拥有比钞能力更厉害的安排的能力。

这里另请注意,放眼整个华夏从C-5开始往上,其总数基本是固定不变的,此细节你务必仔细品味。

还要补充一点就是,每个段位的栖息平台也各有异同,在此且排序一下:

  • 地级市:至多孕育C-3.5
  • 地级市:至多孕育C-3.5级别
  • 省会市:至多孕育C-4.5级别
  • 强省会:至多孕育C-5.5级别
  • 超一线:至多孕育C-6.5级别
  • 四九城:所有C-7级及以上群体都频居于此。

这样推论而言你就能明白了,在任何一个非超一线以外的地区,C-5级别都绝对是在当地拥有举足轻重话语权的存在,身边一定是各种社会资源与影响力齐聚的那号人物,更是许多地方上大老板的顶头大哥 需要巴结讨好的对象。

若这个C-5是商界和资本界人士,那也必然是频频见于媒体,虽然做不到以一人之力决策一个产业的左右,但也是无数人的楷模和业界泰山北斗。

C-5群体普遍都是世家的产物,是数代优秀长辈积攒下来最终呈现的结果,更是言传身教结合无数辛酸血泪的成果。

因而C-5还真的就是“天生”的一批人,是从小就明白自己身上天生自带无数光环和助力的幸运儿, 如果是五十年前 那就是机要大院的子弟,注意是机要大院而非某些职能大院, 如果是现在那就是家中除去直系亲属就连堂表都是实力圈内人的家境。

还要再提一嘴关于财富这个话题,既C-5级别绝对是不拘泥于财富的,甚至于很有可能财富总量并没有C-4高,若你不明白这一点,那你应该补补我们的近代文化和利时,众所周知我们的世界里为贵为富从来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贵的意义是能够掌握到很多与财富无关的资源,甚至于很多可能他人必须要财富才能得到的东西,对他们来讲就是手到擒来。

所谓的大精英,灏泽粗浅的认为可能放眼华夏其总人数不过万余人,那这就代表着他们各个都一顶一的行业翘楚,是各自领域里决定玩法和规则的先驱,也是始自这个层面 “通天”两个字开始初见端倪。

我们都知道,我们华人历来喜欢把权贵神秘化,实则大可不必,说白了就是很多可能改变一些游戏规则的事儿,就是需要有大人物盯着甚至把控着才能推进 才不会因此出岔子,这便是他们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然后C-6就是和这些人进行各种工作开展的存在。

从理性的角度来讲,灏泽不建议我们任何一个人对这个层面的人物进行随意的评定,因为我们的位置注定了所看到的永远只是真相的10%左右 再多也多不了几分, 因此随意的矮化和贬低或者一味的捧高崇拜都不可取, 咱只有等他们彻底完成了时代使命后才有对其进行分析探讨的资格。

为什么?

一个领域的先驱者注定会需要面对常人难以想象的利益纠葛以及方向性抉择,同时也必然会需要在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下自己主动进行适当的丑化甚至演化。

这就像今天的艺人群体不能说100%,但是再金童玉女金身不破都或多或少在自己的经济公司手里有着些黑材料,这是一种制衡和示忠。

C-6讲真的并没有什么太值得我们去深言的意义,因为我们基本上不可能和这批人保持长期的勾兑,非能力问题 如前文所说 天生的起点实在差太多了,搭话的资格都没有, 但如果有这么一个机会能让你一窥C-6的世界, 那其对于一个人的启迪绝对不亚于武侠小说里某个隐世高手把你从菜鸟直接灌功升级为一流人物。

在这里,你只要稍稍停留个数日,你就一下子能够醒悟自己对时代还有大决策的敏感度, 更能因此理解原来那么多大角色的思考逻辑。

这就是灏泽所能想象的最顶级的贵运了,管中窥豹 脱胎换骨,C-6的世界对普通人的影响就是这么大。

曾经有一个后台的问题问的很好,那就是为什么我们今日所知的那些顶级富豪的子弟都混得不怎么样?

针对这个问题,灏泽能从多个角度进行回答,比如因为时代遗留原因 所以富豪都只能生一个啦,又或者这批第一代富豪们普遍还不懂家学和教育以后会越来越好啦。

可有一条才是真正的关键,关键中的关键:
第一梯队的顶级富豪们,他们的子弟混的再好也没有多少意义,因为他们父辈手里的并非常人以为的是一盘巨大资产,而是由无数危险微妙构成 且必须谨慎处理的人脉圈。

所以就算是再聪明的富豪子弟,都不可能如同他们经历数十年磨炼的父辈那样接手未来的运营,早早摆明自己是个玩阔子弟 并非是愚举。

C-7就是此处所提及的顶豪们的衣食父母,哦 灏泽还 忘了说 商人的极限就是C-6,不可能再高了。

那么C-7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顶层守门员的称谓?就是因为他们多少还是入世的,是带点人烟味儿的,是频频和人情世故还有利益纠葛能有点关系的,和真正的簪缨之家依然还有一定的区别。

倒也不是灏泽在此处想卖关子,实在是我真的找不到既能说明实相 且又不触及敏感的表现手法, 总不至于说C-6看到C-7就瑟瑟发抖吧,又不是写网文的。

思来想去,不妨这么表示一下,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那些C-6 皆是由一C-7提点选用的角色,一个C-6出了事儿 只有可能是C-7下的手,且绝对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花再多钱 也摆不平。

C-6在这个段位的眼中,其实就跟高级打工仔并没有什么太多区别, 再豪横 再风光 再出类拔萃,这个舞台的聚光灯以及登台的资格都是由咱们给的。

你想,为啥一众C-6哪怕自己的大本营不在四九城,可只要当量到了都必须在四九城想方设法置办个体面的私人会所?道理不言而喻。

不提不聊不谈不懂,别问别想别讨论。

本文共 9651 个字数,平均阅读时长 ≈ 25分钟
0

打赏

海报

正在生成.....

评论 (0)

取消